旧时月色曾照我

杂食动物,咸鱼,xjb摸鱼

返老还童

 

ooc注意,非原剧背景。

羽国幼雁,教授此时如三弦所言,对鸿信不错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前尘

   人生总有无限可能。

   事情发生的突然,刚满十八岁的羽国之主登基不过两年,某日午后小憩时竟长睡不醒。

   隔日杏花君匆匆赶来时,年轻的君主已经没了呼吸,床畔坐着形容有些憔悴的默苍离,和一双眼睛肿成核桃样的霓裳。

  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凝重而悲伤的气息,简直教杏花君喘不过气。

   他瞥了眼霓裳和床畔那抹青影,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探了探上官鸿信的鼻息。

   “……虽然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,但是先别难过了,殿下他还有呼吸,还可以抢救一下……”

   上官鸿信在停止了呼吸两个时辰后,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,然后被杏花君抢救回来了,只是上天对于年轻的君主开的玩笑并没有就此停止。

   上官鸿信醒来时,便见着杏花君眉间的沟壑愈发深了,视线之内,师尊站在一旁,难得的停下了擦拭镜子的动作,只是脸色不大好,而霓裳伏在他床畔低泣。

   “鸿儿,”杏花君发现他醒来,眼里显出些笑意,眉峰却未见舒展,只听他以一贯的洪亮声音问道:“你醒啦,可有哪里不适?”

   “……并无,”上官鸿信侧目看向拭干眼泪,满脸惊喜的霓裳,哑声道:“只是有些头晕目眩,手足无力。”

   “鸿儿,”策天凤忽然出声唤他:“你看。”

   青影微动,策天凤将手中的铜镜递到上官鸿信面前,杏花君和霓裳阻止不及,羽国人的视力极好,上官鸿信一眼便看见镜中倒映的自己――苍老的面容,斑白的发,依稀可以看出他之前的模样,却遍布皱纹。

   他看着镜中人惊诧的眼神和眉间依旧艳红如血的剑印沉默良久,开口问道:“师尊可知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……为何会是这副模样?”

   即使顶着一副苍老面目,少年心性犹在,上官鸿信努力平复心中波澜,故作镇静的开口,沙哑的声音却带上了几缕惶急。

   “哎呀!你!”杏花君有些暴躁地上前拉着策天凤往旁边走了两步,扶额无奈道:“我不是说了先不要告诉鸿儿吗?”

   “霓裳一定会好好照顾哥哥,让哥哥快快好起来。”霓裳红着眼眶探身过来轻轻抱住他,十足认真地道。

   上官鸿信藏在袖中的手猛然握紧了,他有不祥的预感。

   他抬眸执拗的看着策天凤,用无声却坚定的眼神讨要一个答案。

   “鸿儿,”杏花君偏过头重重叹了口气,又回头道:“先前你无故昏迷,我为你诊脉,却发现你竟没了呼吸脉搏,三个时辰之后,又渐渐恢复正常,我再给你诊脉,也未发现有何异常,但是一夜之间,你便……变作了老年模样,我也不知是何缘故,但是,鸿儿,我先说一句,你……”

   杏花君尚有些迟疑,策天凤直截了当道:“鸿儿,你可能不会再恢复了。”

   似有雷霆在耳畔炸响,上官鸿信有些懵然――师尊说什么?

   你可能不会再恢复了……

   我可能不会再恢复了……

   上官鸿信自嘲一笑,其实他已经有所预料。

   策天凤将他的手拉起来,用轻柔却不容抗拒的力道将他紧扣着的拳头掰开,淡声道:“上官鸿信,你是我的弟子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 上官鸿信抿唇不语,良久才重重点头。

   见他点头,杏花君和霓裳都松了口气,虽说依上官鸿信的性子不可能会想不开寻短见,但是眼下发生在他身上之事,不论放到任何人身上,都是个沉重的打击,万一上官鸿信真的想不开了就是个大问题了。

   “杏花。”策天凤转头定定地看着杏花君,直把人看得浑身发毛。

   “我哉啦哉啦!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!”杏花君搓了搓手臂,对着上官鸿信认真道:“鸿儿,放宽心,我和你师尊一定会治好你的。”

   上官鸿信哑着嗓子应声道: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 他有些茫然的看了看霓裳,师尊和杏花君,眼眶一红,喃喃重复道: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 于是从这一天起,上官鸿信提前过上了他曾经设想过的四十多年后的生活,如同往日一般,他勤于政事,励精图治,但被霓裳和杏花君时刻盯着,早睡早起,不得操劳,每天还要定时吃药,在他无奈的表示政务繁忙之后,策天凤悄然而至,将奏折收走。

   霓裳正式拜了策天凤为师,时常请教,渐渐地处理政务也熟练起来,于是上官鸿信更闲了。

   偶尔策天凤手上有没来得及批阅的奏折,霓裳见了便一并批了。

    中秋这日,难得众人都有闲,杏花君拉着霓裳在厨房忙忙碌碌,策天凤执书窝在躺椅里,专注平静的侧脸一如往日。

   上官鸿信则坐在桂花树下自弈,一阵风来,桂花纷纷而落,馥郁花香萦绕鼻端,他抬袖拂去身上的落花,忽然就没了继续落子的心思。

   厨房里不时传来阵阵笑语,策天凤在旁翻过一页书,上官鸿信想: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 一年后,上官鸿信再次无预兆的昏迷不醒,一如上次,依旧是突然没了呼吸,又慢慢恢复生机,这一次他的外貌却比之前年轻了些,杏花君看了直叹气:“鸿儿啊,你这病我曾在医书里见过。”

   “……怎么说?”又一次起死回生的上官鸿信捧着铜镜有些懵圈。

   “这种病症很多年前也出现过,那人亦是一夕苍老,又逐年恢复年轻,可以说,……你们与常人一般在逐年成长,但是常人是慢慢变老,你们则是返老还童。”

   “最严重的是,此症无药可医。”

   上官鸿信听罢笑了一声,十九岁的少年眉眼间已有了初初成形的沉静自持,他抬眼看着杏花君,用一副难得同比杏花君老个好几十岁的样貌有些合适的语气开口:“也好。”

   杏花君惊讶的看着他,却听上官鸿信道:“至少我还活着。”

   杏花君沉默不语,此刻手捧铜镜的上官鸿信身上满是少年人的意气风发:“这副模样又如何,我依旧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上官鸿信。”

   门口停驻的一抹青影消失了,不一会儿霓裳便匆匆忙忙赶来了,看见上官鸿信这个样子,便笑起来:“兄长以后会不会比霓裳年轻?霓裳现在照顾兄长,到时候就是兄长照顾霓裳了。”

   上官鸿信抬手示意霓裳坐到床榻边,轻轻拥抱了自己的妹妹:“好啊,兄长等着那一天。”

   杏花君静静注视着兄妹俩,心想:其实这样也挺好的。

   不论发生了什么,日子照旧是要过的,就这样又过了一年,策天凤突然告知三人他将要离开羽国,对于他这个决定,杏花君并不惊讶,上官鸿信和上官霓裳虽然不解,但也尊重师尊的选择。

   策天凤也不做隐瞒,临走前将许多事告诉了三人。

   第二日落了雪,兄妹俩来为策天凤,不,默苍离送别,默苍离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,三人相顾无言。*①*

   不一会儿,霓裳笑眯眯的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家师尊,颊上飞红:“……师尊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 默苍离任她抱着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 知道,但不接受,也不回应。

   “哈,”对于他的答复,霓裳心里有数,当下便放开了他,爽朗一笑:“此去山高水长,还望师尊多多保重,他日……若是累了,想歇歇脚,那么羽国是个不错的地方。”

   默苍离定定看着霓裳,目光柔和了一瞬,一旁的上官鸿信将手炉递给默苍离,哑声道:“……也罢,师尊,雪天路难行,您走慢些,万事小心。”

   外表苍老的青年眼中的复杂情绪终于沉淀下来,他舒展眉眼,也学着妹妹给了默苍离一个一触即分的拥抱,道:“师尊,珍重。”

   默苍离微微颔首,转身之际瞥了眼远处,随后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上了马车,却发现某人正坐在车厢里皱着眉头看他:“怎么动作这么慢?”

   默苍离难得一见的怔了怔:“杏花。”

   “麦叫我杏花,你这个默仔苍离,体弱多病的,我肯定要看着你。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兄妹俩目送马车渐行渐远,雪也越下越大,霓裳抬手接了片雪花,身后的侍从忙上前为两位主子撑伞挡雪,上官鸿信牵过妹妹的手,带着她回到皇城。

  

      TBC

注释:①这里的设定是:默苍离走之前将成为墨家钜子的考验告诉了大家,然后也说了铸心试炼,他动过心思让鸿信继承钜子之位,但是因为鸿信的“怪病”,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所以其实鸿信和霓裳都有些心态复杂。
   后面霓裳说的话,其实她也知道大概是不会有那么一天的,兄妹俩和杏花都知道,默苍离这次走了,是不会再回来的了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

  

   

  

  

  

关于更新

   吃过很多次更新的亏的人郑重提醒大家,不要更新不要轻易更新!!!!!

   所以每次有app消息提醒说要更新我都不做理会……


吐槽

纯阳道长真是受青睐啊,你们都这么想拐只羊吗?
今天忍不住耍了个新号(老号是天策),选的纯阳,是个道姑,不会捏脸,完全系统式高冷模板脸上阵,菜鸡去刷稻花村任务,打个混混有十几个人来组队???????
上次我玩天策的时候为神马木有人组队???????
嘤嘤嘤(ಥ_ಥ)
然后,大声求带,来个老手带带我这个稻花村任务从来没有完成过的菜鸡萌新可以吗?
稻花村从来没有刷完过……痛苦╯﹏╰

碎碎念

终于考完了😱结果有点一言难尽,唉不管了

高考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!

作为一个没什么人关注的废人,今天也要叨叨两句,各位高考考生们,不要紧张,好好发挥!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!
不要怕,要相信自己,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所以只要尽力了就好,预祝你们能取得好成绩,鲤跃龙门,蟾宫折桂!

谷雨

枝上柳绵吹又少,扁舟横江,花落谁知数。


摸了条鱼,最近很爱这个男人

这是一个看不出原图的临摹……画的好丑……唉,最后还是决定放出来蹭热度(胖揍)……

天美你别怂

   今天晚上打游戏快气死了,和舍友一起打深渊大乱斗,打了几把,钻石全部被我败光都没换到个扁鹊(或者一个比较想玩的角色),连跪了四局之后,我怒了,遂发言:“天美你大爷的,这破游戏系统再不给我个扁鹊,我就要写一篇受名叫天美的高h文!”
  然后新开的一局里,我匹配到了扁鹊……
  略有遗憾呢。

最近就想看人谈恋爱,明明是个单身狗

琵琶弦上侠骨柔肠,滚滚红尘江湖浪起。
问此身愿归何处?江湖。
问此心将许何人?知己。